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性爱技巧 > 正文

【淡腥】【1-8完】

作者:admin人气:1550来源:

(一)

  和那个男人一起生活,已经超过3年了。自从三年前,他们离婚,我就一直和那个男人住在一起,而我的母亲,却只有每个月一到两次的见面而已。虽然,每个月的见面次数不多,但是我是知道的,母亲对我的爱,并没有因为她和那个男人的分开,而减少半分的。或者说,反而增多了才对。

  和母亲的见面约在下午,我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,出门到约好的咖啡店和母亲碰头。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,打理的顺顺的黑发盘在后脑,一身黑色的职业小西装,让人眼前不由一亮。职业装不能凸显她的身材,却让她看起来纤纤玉立,反而更有一种出尘的气质。

  她缓缓地坐在我的面前,点了咖啡。然后照例问起了我的近况,我含含糊糊的答着,骗她那个男人对我很好,让她放心地工作、生活。看到她温暖的眼神和眼角几丝细细的皱纹,我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。

  「今天,就让我陪你逛逛吧。」我开口提议。她微微一愣,明显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,想了想才道:「没看出来啊,我的儿子也有长大的一天。」我看到她的眼里,越发温暖的目光,不禁暗自为自己的提议,感到欣慰。

  但是才过了不到一会,我已经有些吃不消了,男人或许天生不适合逛街吧。

  我只觉得晕头转向,母亲似乎看出了我的窘境,提议结束今天的行程。我不忍破坏她的好兴致,笑着说,只是想去个洗手间而已,让她继续逛。然后为了圆谎,约了会合地点后,匆匆逃出了她的视线之内。

  漫无目的地在鳞次栉比的店铺间游荡,突然玻璃柜里的一件裙子引起了我的注意。v字形的开口,白色的束腰,层层叠叠的裙摆,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脑海中出现了母亲穿着这裙子的样子。黑发披散,双眼默默,刀削的双肩,笔直的双腿,娇弱、慵懒。是那样贤淑,让人不忍亵渎。几乎没有犹豫的,我掏出自己不算鼓的钱包,买下了它。

  和母亲回合的时候,我注意到母亲看到我拎着装好的裙子时,眼中的喜色。

  我暗暗得意,「给你的礼物。」边把袋子递到了她的手上,她眼中的笑意更浓了,嘴角也翘了起来。唇上散发着一种瑰丽的光泽,那不是唇膏之类的装饰物,是天然的唇彩,却反而让我痴迷。但是母亲的嘴中却道,「你自己赚的钱也不多,刚刚才进入公司,用钱的地方多着呢。」我听着她的唠叨,突然感觉一阵幸福。「妈,今天我们就不在外面吃吧,我想去你那吃,好久没有吃你烧的菜了。」我提议道。

  「怎么,有什么不方便吗?」看到母亲微皱的眉头,我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  「没有,怎么会有不方便?」母亲犹豫了一会,好像下定了决心似地开口道「说吧,想吃什么,今晚妈妈给你做。」我一听母亲同意了我的提议,心中开心,忙说:「只要是妈妈做的,我都喜欢吃。」于是,我和妈妈久违地同逛了菜场。买了常用的食材,往她的住地走去。

  这里,有点远离新区中心。那些有点年头的房子,让人心中感觉很踏实。

  「看,还不是个装清高的骚货」「我就说,她这种女人,私底下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。」「唉~要在我那个年代,早就抓去浸猪笼了」我和妈妈并肩走进小区,听到一群老太婆的议论。抬头,看了看妈妈,她眼角发红,肩膀也抖个不停,想到之前母亲听到我要到她住地时的犹豫和不安,我突然一下感觉明白了什么,狠狠地瞪了一眼那群长舌妇。更为母亲,为了答应我的愿望,甘愿这样在儿子面前遭人羞辱,感到一阵心痛。

  那群长舌妇就像卡壳的电影一样,突然就没了声音。我不知道自己除了瞪她们之外,还能做些什么。幸好这时候,母亲在一边轻轻地拽了拽我的胳膊,是那么无助。我「哼哼」着,从她们身边走过。

  这是我自从和母亲分开居住以来,第一次走进母亲的住地。只有40多个平米的小房子,里面被母亲收拾的干干净净。只是卫生间里只有一个套洗漱用具,一条毛巾;卧室的床上,也只有一套被子和枕头。我不禁纳闷,难道这些年,母亲还是独身一人吗?

  看着在厨房忙碌的母亲,为了给我做饭,那一套职业小西服也没有换下,匆匆套上了围裙就进了厨房。我不禁开口问道:「妈,那些老女人——」话没问完,就被母亲突然抖动的双肩给噎下去。

  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连忙走进厨房,看到她低着头,双肩抖个不停,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或许在不经意间,伤害了这个外表看似坚强,却脆弱易碎的女人。



  我荒废掉的青春里没有和女生过多的交集,看着独自垂泪的妈妈,突然有些手足无措。想起她小时候抱着我、安慰我的样子,我默默地从后面搂住了她的双肩。

  我能感觉到她在我触碰到她的时候,浑身一抖。但是不一会就软了下来,往后靠在我的身上。彼此紧贴的身体,让我能感受到她那柔软的腰肢。我紧紧了紧胳膊,让她更容易地依靠着我。

  沉默,持续的沉默。直到她的肩膀也慢慢软了下来。鼻中闻着母亲发间那淡淡的清香,一阵迷醉。突然我发现我自己的胳膊,竟然搭在她的胸前,但是却感觉那职业小西装下的胸脯,硬硬的。完全没有以前意淫那些女明星时,想象中的柔软。我不禁为我自己在这种时候也能异想天开,而感到一阵无语。连忙讪讪地把手给缩了回来。

  母亲也直起了身子「别听她们胡说,寡妇门前是非多啊!」母亲轻轻地说着,不知是说给我听,还是在安慰自己。

  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讪讪地走出了厨房。「妈,你卧室怎么也不收拾一下?」看着,卧室的床上那几件,估计才收进屋的内衣,一阵脸红的我问道。听到我的话,母亲连忙从厨房跑了过来,一把抓住那几件传统的白色棉质内裤,急急地塞进了一边的衣柜里。

  那只是几件普通的白色棉质内裤,上面用一些蕾丝和绳子做着基本的装饰。

  但是这几件传统的内裤,却像烙铁一样烙进了我的脑海中。一种异样的刺激,让我面红耳赤,呼吸都有些急促了。

  「你也是个大男人了,怎么能盯着女人的内衣看。」母亲的脸红红的,不知道是因为才哭过,还是不好意思。让我看得一阵阵眩晕。我想为自己辩解几句,却发现说不出话来。只得讪讪地坐到一边,问道「妈,什么时候吃饭?」「马上就好!」母亲又在卧室扫视一圈,确定没什么「不雅」之物,才走进厨房。

  长时间没有吃到母亲亲手烧的菜肴,感觉好吃的快要咬掉自己的舌头。「慢点吃,没人和你抢。」妈妈看到我的吃相,笑道。「其实,我一直是一个人住,所以衣服收进来也没怎么叠放」母亲轻轻地说道。不知道是在向我解释内衣没叠的秘密,还是申诉自己被那群长舌妇诋毁的清白。

  我突然感觉到心头一松,或许没有一个人希望自己的母亲是一个朝三暮四的女人吧。虽然我知道母亲是个贤贞的女子,但是听到她自己这么解释,也不免松了一口气。

  母亲自三年前搬至此地,一直没有再谈婚论嫁,怪不得会遭到那些长舌妇的诋毁,她却一直隐忍。我好像看到了母亲早出晚归时被人指指点点,心中有些自责,又有身为人子不能照顾好母亲的愧疚。

  饭后,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,我主动帮母亲收拾了碗筷,然后就想匆匆逃离,我发现我有点怕看到母亲那无助的眼神。「能不能再陪我会?」身后母亲低低地说道。「恩?」「我有点怕这个寂寞的房间……喔,你如果没有时间就算了。」我突然感到母亲是那样的无助,想着白天那些长舌妇对她的诋毁,我怎么还能一走了之?

  真正留下来,却发现依旧是长时间的沉默。我们一起看了会电视,母亲便早早地睡下了。除了偶尔地对话,我们基本是在沉默中度过了这个夜晚。有时候,我感觉,母亲真的只是需要一个人陪陪她而已。她一个人生活的太久了,这屋子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太大、也太空洞了。

  那天之后,我是怎么回家的,已经记不得了。只记得,最后和母亲越好一起去西湖玩玩,陪她散散心。

  (二)

  西湖,自古就是江南美景的代表之一。

  几天后,我和母亲一起坐上了前往西湖的旅游团班车。一共20来人,大部分是一个班级的学生,看样子似乎踏春郊游。车上,坐在我们对面的是一对农村夫妇,都已上了年纪,男的有些木呐,看着窗外不说话。那婆妇确很是健谈,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说他们是来西湖边的灵隐寺求子的,镇子上的人都说灵。那男人皱了皱眉,看样子对他的妻子自来熟的性格很是了解。

  路程并不长,几个小时的路程一晃就过去了。午饭时间刚过,我们就到达了这次4天3夜的旅行目的地。住的地方很空,或许是还没有到假期的关系吧。那些学生正好包了3楼一层的房间。于是我和母亲只得在2楼角落寻了两件连着的单人房,住了下来。而那对山里的夫妇,则就在我们对面的双人房落脚。



  吃过午饭,那帮学生嚷嚷着要自由活动。于是,只有我和母亲,以及那对中年夫妇一起跟随着导游,前往灵隐寺。母亲那一辈的女子,似乎都有过庙必去一拜的思想,我也只好陪同前往。

  灵隐寺,距离西湖尚有一段距离。等我们几个人到达时,已经快要下午三点了。一路上郁郁葱葱,阡陌纵横,让人心旷神怡。我不免为自己能选在不是假期的日子里来游览,暗自高兴。不仅是宾馆的人很少,就连这一路上都几乎没人。

  少了些人气,反而觉得寺庙更加出尘了。

  沿着阶梯,走过密林似的半山腰,便到了灵隐寺。寺并不大,导游带我们游览了一遍,便约好了回去的时间,让我们自己活动了。那夫妇俩也是心急之人,抓了个和尚,问明哪个是他们要找的送子菩萨后,便一齐跪拜去了。母亲也拉着我,恭恭敬的拜在大雄宝殿的佛像前,嘴里念念有词。

  我看着她青丝垂髫,黛眉微皱的虔诚样子,心中暗赞一声贤淑;眼角的几丝皱纹,不但没有破坏她清丽的容颜,反而多了一份成熟的雍容和优雅,配上她的一袭春衫,让我不禁怦怦心跳。我讪讪地别过头去,为自己用这样的眼光看她,感到一阵惭愧。

  这时母亲也完成了祷告,站了起来。看我东张西望,说道「这里是寺庙,不要这样没有规矩。」「妈妈,你都祈求了些什么?」我问道,掩饰着自己心中的惭愧。

  「能有什么?还不是祈求佛祖能够保佑我的孝顺儿子。」母亲眼含温柔地回答。

  我没有想到,只是我自己一时的散心提议。竟然让她记在心里,还以此为孝顺。心中暗暗感动,重重地拥住了她。她似乎没想到,我会在这里突然抱她,但是身体一僵之后,还是反抱住了我。那一瞬间,我感觉到一阵温暖包围着我,已经三年没有体会到的母爱,让我久久地不想放手。

  沉默,长久的沉默。突然,一句话打破了,这温馨。

  「你说,当年那许仙是怎么和那白素贞行房的?那白蛇也有我们女人这样的穴吗?也能让男人在里面抽水?不知道长个什么样?」一听就知道是那个自来熟的婆妇又在说些奇怪的话了。

  但是这一句话,却像是打开了我的开关一样,「那白蛇也有我们女人这样的穴吗?」好像重播一样,一遍遍地在我脑子里回转。我只感觉,全身的血液,一下子冲进了脑门。我不知道我自己是不是已经面红耳赤,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  因为我的小老二,也已经脑门充血了。

  我能感觉到,母亲的脸一下子红了,呼吸也急促了不少。不知道是因为那婆妇的话,还是因为我那突然抬头,横亘在我们母子紧贴的腹部之间的小老二。

  好硬,好难受,这是我的第一感觉。有东西咯着我的小弟弟的脑门了,再一看,原来是母亲今天穿了一件扣子很多的春衫。我下意识地转动着腰部,让自己的小弟弟离开母亲坚硬的纽扣。没想到,这一转让我的小弟弟,陷入了一片软肉之中。

  时值暮春,母亲身上除了这一件春衫,估计只有内衣了。我这一转,薄薄的春衫,完全无法阻隔母亲温软的小腹,对我的小弟弟的刺激。这是我的小弟弟第一次和陌生的皮肤接触,我能感觉到他兴奋地又涨大了少许。往母亲的小腹又挺进了几寸。腻滑的触感,不知是因为母亲的外衫,还是她温暖的皮肤。

 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插入女人的身体,是什么感觉。只知道那是我从小到大,最舒服的时候,整个龟头都陷入了软肉的包围里。我真不明白,为什么母亲看上去纤细的腰肢上,竟然会有这样绵软、温暖的皮肉。

  不过几秒之后,我就发现母亲从之前的发愣中惊醒过来。她的脸一下子变得更红了,呼吸也急促起来,胸脯也一起一伏地顶着我的胸口。我再一次,为母亲有这样一对硬邦邦的胸脯而感到郁闷。那是怎么样温软、纤细的腰肢啊,为什么却有这样的胸脯呢?难道上帝真的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吗?

  母亲没有给我继续体会温软的机会,她急急地向后退了一步,离开了我的怀抱,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呼吸,面上的潮红也渐渐隐去了。正这时,那对夫妇也边说边转了回来。

  「你们拜完了吗?」那婆妇当先开口。

  「啊?恩,拜完了。」我急急地说道,半弯着腰,掩盖着自己那一条单裤上凸起的小伞。

  「那你们先回去吧,我们还要再拜一拜呢,这次回去,我一定要给他生一窝小把子。」那婆妇眼中闪着得意,似乎这一拜,就真的能生出一打儿子一样。



  「喔,那好,我们在车上等你们。」我急急地道,「啊,对了,妈妈,我来给你提包吧。」「提包?」母亲疑惑地问道?当她看到我弯着腰,单裤上还很明显的凸起时,才隐去的潮红,又一次袭满了她的玉颊。把包递到我的手上,便当先走出了大殿。

  我也忙用包包挡住了尴尬,匆匆跟上。还听到后面那婆妇道,「我们再去拜一拜,将来也要生个像他一样知道帮我分忧的儿子。」我只感觉一阵苦笑,不自主地加快了脚步。

  ***????????? ***???????? ***??????? ***「可以把我的包,还给我了吗?」下山的路上,母亲问道。

  「我想可能还需要一会……」我有些尴尬。

  「怎么?」母亲回过头来,「你还?」我尴尬的点点头,有什么比一路上支着帐篷走路,还要让人尴尬的呢?但是,那触感犹存的龟头,却怎么也不肯缩小,我脸上一阵阵的发烧。

  「马上就要到公路上啦,你一直这样怎么行?」母亲边红着脸,便问道。

  「我也不知道,我也不想这样,但他就是不听话,怎么办?」我也有些恼了,这样在母亲面前丢人,让我有些恼羞成怒。

  「扑哧」母亲见我不好意思,轻笑出声。「要不你去尿出来吧,小个便就不会这样了。」「现在说有什么用?这里哪里有厕所?」我看了看树林掩映下已经没有踪迹灵隐寺,嘟囔着。

  「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?进去一点,快点就是了!妈妈在这里等你。」妈妈说着,已经从我的手上拿回了包包。我看到她的脸,在视线与我帐篷交会时,更红了。

  包包已被拿走,我也没有了退路。好在附近也看不到人影,便从台阶往那灌木丛中去了。直到只能透过枝叶,看到母亲的影子,我才停了下来,掏出了我那还在充血的老二,却怎么也尿不出来。

  心中着急,不由得用手一拍。突然,从我手拍的地方,传来一阵销魂蚀骨的快感。我不禁把整个手都握了上去,就像习惯中的,上下撸动起来。快感像潮水一般,一波波地涌上心头。突然,我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大殿,而我的阴茎不是在我的手中,而是还顶在母亲那软软的小腹上。手中的阴茎突突地又涨大了一圈,我突然一阵惭愧,为我亵渎了母亲而自责不已。

  抬起头,看到远处站着等我的母亲,我突然感到一阵自责。但是,同时又有一种禁忌的快感应运而生,它的生长速度远远地超过我的自责。结果,手上不但没停,反而动得更加快速起来。我慢慢地转过身,对着母亲的方向,想着她高盘的黑发,清丽的脸颊,还有那让我无限扩大冲动的小腹。

  那一瞬间,我脑中一片空白。然后就感觉奔腾的欲望如子弹般,带着我的爱欲和自责,往前方冲了出去。我好像看到母亲就跪在我的身前,她的小嘴大张,双眼含水般的看着我,看着我的阴茎。而她的青丝,她的脸颊,她的眉,她的唇齿,全都飞溅上了我的精华。她的娇喘,她的如丝媚眼,让我发射了一波一又一波。

 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现实的,随着欲望如同潮水般褪去,看着已经软化的阴茎。我突然感觉自己是那样的肮脏,我亵渎了母亲,玷污了这个单身三年,一直洁身自好的贤淑女子,我的行为比那些长舌妇更糟糕,更恶毒无数倍。

  我有些疲累的走回了小径,母亲看到我愁眉不展的样子。开解道:「没事,都是大男人了,再说又没人看到,你害什么羞啊。」我默默地没有说话,母亲越是对我关心,我越是自责。

  「怎么尿得不舒服?」母亲见我还是不说话,打趣道。

  「尿得不舒服,射得倒是舒服极了。」我有些着恼,为她的喋喋不休,也为我自己的无耻、肮脏。

  但是话一说出口,我就知道要坏。连忙抬头偷偷地看她,母亲愣了几秒钟,脸色突然变得殷红一片,眼里似乎也要滴出水来。我连忙别过头,匆匆地下山去了,母亲也跟着我下了山,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我不知道我是用什么表情回到驻地的,我只知道,我回程的路上,没有和母亲坐在一起。找了个靠后的位子,大开着窗户,晚风呼呼地灌进来,这似乎能冲淡一些我的肮脏和下流。

  母亲在前面敷衍着爱说的婆妇,我不知道她是什么表情。

  ***?????? ***?????? ***????? ***晚饭后,似乎有一个什么活动。但因为晚饭时大醉的学生们而搁置了。



  早早的回到房间,想去找母亲聊聊,想到下午我在小径上的话,只觉得一阵无力。只能打开电视,看了起来。

  但是,不到半个小时,却听到了「依依呀呀」的叫床声,我不禁感到一阵好笑。这还真是求子来了,下午才拜了佛,晚上就开始造人了。同时也为这宾馆的隔音条件抹了一把冷汗,但是我还是小瞧了这墙板的薄度,一会后,那声音却愈演愈烈起来。

  「啊——你真是我的亲汉子,真有力啊,我要,我要,再大力一点,再用力,用力!我的心肝啊——,我的妹妹要,她还要。」「嗯,嗯,穿啦——要穿啦,你要把我捅穿了,你真好,肚子都被你操的凸起来。嗯,刺穿我吧,捅破我的肚子,插烂我的小屄吧。」「破了,破了。我的小妹子,被你插破了!啊——轻点,轻点。你这是要我的命啊,罢了!给你,都给你!让我死吧,插死我吧。」我被农村婆妇喊得,胸中火起。恨不得去把她的老公扔出去,我来代替他,但是一摸到自己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硬邦邦的老二,想起自己下午在密林里的作为。突然一阵愧疚涌上心头,就像被人用冷水从头淋到脚,老二也瞬间软了下来。

  走进卫生间,冲了把冷水澡,压了压浮躁的火气,在「老公,你是我亲爹,要死啦,还要,还要——」的呼喊声中,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  ***?????? ***????? ***?????? ***第二天,我们一行参观了苏堤,雷峰塔和曲院风荷。我只感觉睡眠不足,一路上哈欠个不停。再一看母亲,她也是双眼通红,眼袋发黑,明显没睡好的样子。

  看来什么都敢喊的婆娘不止影响了我一个人啊。

  再看那对夫妇,明显的春光满面。我不禁对那个男人,暗自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这才是真的男人,平时少说话,真到上场的时候,一个顶俩。

  今天和母亲相处,我故意和她保持着距离,她似乎也不像来时那么亲密,就像是一种默契,我们都沉默着。

  气氛有些僵。直到晚上,本来的预定又不得不搁置了。那帮学生又喝的大醉,这次连那对夫妇,也不愿意晚上活动了。本来还想要好好看看的三潭映月和平湖秋月,也不得不无限期的推迟了。

  果然,天还没有全黑。那婆妇的声音又从薄薄的墙板传来了。

  「来,来!昨天没死掉,今天也要,啊——进来了,进来了。好粗啊,好热,好热,烫死我了。」「啊——咬死你,咬死你!让你插我,让你用力,咬断你,咬,咬。啊——要,要,还要,还要!」「尿了,尿了,来了,来了!上天了,又上天了!」听着这毫不掩饰的叫床,我只觉得浑身冒火,喉咙发干,小弟弟早已经一柱擎天。我干脆脱掉全身的衣服,赤裸地坐在床上。看着自己那有些杂乱的阴毛,还有那青筋毕露的阴茎,狠狠地揉了几下。

  伴随着不断传来的叫床声,我越发大力地搓动起来。

  「将来要是我生了儿子,我们来还愿,我们还要住在这里,还在这张床,还要你这么使劲地干我,操我,操烂我的小屄,不活啦,我不活啦——」叫床声越来越大,但是「儿子“,”要你干我」。却像是催化剂一样,我感觉自己的阴茎明显地跳动了几下,青筋勃勃,龟头就像要炸开一样,显出红得发紫的颜色。

  想到母亲就睡在隔壁的房间里,她是不是也能听到这诱人的呻吟,她是不是也躺在床上辗转反侧。我缓缓地站起来,走到墙边。我似乎可以看透那面墙,母亲就躺在那白色的床单上。她罗衫半解,侧卧而眠。左乳垂在床上,勃起的乳头,挺翘翘地战栗着,右乳被睡衣半掩着,只能看到那一道深深的乳沟。

  那里似乎有莫名的吸引,把我的眼,我的心都吸进去,慢慢地揉碎,化成一滩春水,流过她光洁的小腹,在肚脐处打个圈,往茂密的丛林流去。

  真不愧是母亲,就连黑色的丛林都被打理得柔柔顺顺。被掩映着那一道细细的小嘴,那小嘴贪婪地张开了嘴唇,吸着空气里的清香,呼出一丝丝热气,全然不顾已经流了一地的口水,唇上泛着晶莹的水光。

  我已经有些分不清楚现实和妄想,也听不到那婆妇大胆的叫床。我的脑中只有母亲,一墙之隔,仿佛正等着我去临幸的妈妈。她是那么娇弱,又是那么诱人。

  她在引诱我,引诱我去蹂躏她,去占有她,去亵渎她。

  欲望像火焰一样吞噬了我,我越发使劲地撸动着自己的老二,好像要搓下一层皮来。那微不足道的自责不但没有起到冷却的效果,反而无限放大着禁忌的爱欲。



  「妈妈,妈妈,我要,我要你。」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,我自己都有些诧异,但是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。欲望在燃烧,在沸腾。

  「你的奶子好滑,好软啊!你的奶头好硬,好Q!啊——好吃,真香啊。」我完全沉溺于自己的欲望之中,尽情地幻想着着母亲激烈的交媾。没人能阻止我,没有人能妨碍我占有她,亵渎她。她的圣洁,她的贤淑,都是我的,是我的。我要她美丽的乳房,我要那平坦的小腹,我要那潺潺的小穴。

  「我要进去了,好热,好多水啊!你好淫荡啊,妈妈,你舒服吗?你被你儿子的大鸡吧插得舒服吗?你看,你的小MM一张一合的欢迎她的小哥哥呢!」我满嘴粗话,妄想,既然一切都是妄想,我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呢?

  「我插死你,我干爆你的小屄,我要更深更深地插入。我要去你的子宫,我要回去,我要戳穿你的子宫,我要在里面灌满我的精液,我要你生我的宝宝,我要你永世永生地臣服我,你的身体,你的灵魂我都要插爆!」我妄自呼叫着,在自己的幻想中无尽的腾飞。

  突然,「恩,恩,啊!啊——恩,恩」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,这含羞含臊的呻吟,绝对不会是那个没脸没皮的婆妇,这一层也绝对不会在有其他人,那,难道是?

  我已经想不下去,我感到手中的阴茎已经涨大到了极限。突然发现母亲能够听到我的呼唤,心中禁忌的快感就像一枚炸弹一样,「轰」地炸了开来。

  「给你,都给你,我要灌满你,我要用鸡巴塞住你的小屄,我要让我的精子一直留在你的穴里,子宫里!你能感觉到他们的热度吗?烫吗?烫吗?」终于,欲望如同火山一样喷涌而出,洁白的墙面被糊上了厚厚的一层。

  我感到一阵乏力,这一次的喷薄,带走了我太多的精力和欲望。我只感觉困倦如潮水般袭来,婆妇的叫床,隔壁嗯嗯啊啊的轻声耳语,让我睡得格外香甜。

  ***?????? ***???????? ***??????? ***当西湖的朝阳,如往常那样升起。第三天的行程开始了。

  泛舟西湖,杨公堤,虎跑泉,九溪烟树,龙井问茶都不能让我提起半点兴趣。

  我抬头看了看母亲,她眼睛中血丝隐现,说明她昨晚并没有睡好。想到我昨晚那大声的呼喊,不禁偷偷打量了一下那对夫妇,如果让他们知道我在意淫我的母亲,那还不如让我死了的好。幸好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,才让我放下了心中的大石。

  我又把目光转回了母亲,她似乎也发现我在看她。忙把头低了下去,脸上染上了一层丹红,眼波里似乎要下去雨来,小琼鼻一皱一皱地牵动着我的心。

  我突然感觉自己就像就像一个魔鬼,白天与常人无异,与人谈笑风生。但是一旦夜幕降临,我就像着了魔一样的想念女人,而这个女人确是生了我的妈妈。

  我想着占有她,想着征服她,还在幻想中对她发射了邪恶的种子。

  但是自责之中,我又无限地期待夜幕早点降临,期待着那婆妇高声的叫床。

  夜幕可以遮盖我丑恶的心灵,高声的叫床可以掩饰我那邪恶的低吟。

  时间不会因为个人的意志而转变,经过漫长地等待,夜幕终于降临了大地。

  但是,今天那帮学生竟然没有喝酒!这却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,没人喝醉就肯定会有晚间安排,毕竟西湖的夜景可是不可多得的。我的心就像一只小鸟好不容易飞上了蓝天,却发现失去了所有的力气,狠狠地栽了下来,摔得体无完肤。

  难道这是天意?为了让我和母亲划清界限?我感到一阵阵的失落,就像小时候要玩具,却不可得一样。一种纯粹的空虚和失落,占据了我的心胸。

  「怎么了,儿子?身体不舒服?」母亲看我郁郁不悦地问道。

  「没事,有点累而已。」我敷衍着。

  「要不就休息休息吧,不要出去了。」母亲关心的问着。

  「没事,来西湖怎么能不看夜景?」我笑着说,这一次主要是来陪妈妈散心的,我可不想因为我的不开心而坏了她的兴致。

  于是,一行人步行走出了宾馆。

  「是不是下雨了?」突然不知道那个学生问了一句。

  下雨了?下雨了?那就不能去看夜景了?我顿时感觉一种莫大的喜悦充斥着我的心胸。那仿佛要爆炸的喜悦,就算给我一座金山,我也不会换。



  丝毫没有停留,我开始快速地抽动,两手握住她那柳腰,就像在骑一匹高大,矫健的母马。前后抽动的肉棒,带出了一股股肉洞深处新鲜的骚水。

  「喔——好深,好重啊。」不出一刻,岚姐便开始忘情的呻吟。

  我一边听着她的淫言浪语,一边使劲地插入嫩穴。

  「舒服,真舒服。你操的我真带劲啊,每次都这么爽,我真想每天被你操到晚,啊——它又长长了,顶到花心啦!好烫,戳死了,戳死我了!」岚姐忘情地叫出了声,完全忘记了我们还在试衣间里。

  我没有说什么,只是重复着动作,就像一台不知疲倦地打桩机,下身却美美地享受着一圈圈湿热,滑嫩的息肉地包裹和挤压。

  「啊,啊——恩」突然一阵呻吟引起了我的注意。这压抑的叫春明显来自于隔壁,难道是隔壁的女人受不了了?也在自己安慰自己?

  一想到这个,身体本能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撞击着那肥肥的屁股,发出「啪啪啪」的声响,多水的的通道里也「咕叽咕叽」地响个不停。

  隔壁的嗯嗯啊啊,岚姐的放肆叫欢,刺激的我热血更沸。或许是才射过一次的原因,这一次的老二格外给力、持久。

  我双手往前伸过去,玩弄她因为地心引力,挂着的一对硕乳。软软的乳肉让我的手整个陷了进去,我一边抽插,一边放肆地揉捏,不时用两根手指,慢慢地捻着娇嫩发硬的乳头,直把拦截刺激地「哇哇」大叫。

  伴随着隔壁女人越来越大声的呻吟,我的自信心极度膨胀。

  直到岚姐已经无力叫喊,软趴趴地凭着我扶着她双乳的双手才能不摊下去;直到隔壁的女人,发出「来了来了,真热,真舒服!好多,好浓啊!」的尖叫,我才猛烈地抽插了几十下,连忙拔出已经热气腾腾、青筋毕露的肉棒,一把扯过早已掉落在地的情趣文胸,「噗噗噗」地射满了两个罩杯。

  然后才开始帮早已酸软无力的岚姐穿衣服,当看到那沾满了精液的文胸,和岚姐的硕乳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,一部分被挤出的浑浊精液顺着她光滑的皮肤一路下流的时候,我直感觉心中一阵激动。岚姐脸红红地看着我做完这一切,眼里湿漉漉的。不知道到底是高潮的余韵,还是其他的什么。

  等我抱着岚姐走出试衣间的时候,隔壁才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想必那个女人也在整理自己的着装。我本着好奇的原则,是很想去敲开试衣间的门,一探究竟,但是看到没有我扶着就不能站稳的岚姐,我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。

  我也记不得那个店主看到我扶着岚姐结账的表情了。只记得后来路上,我问岚姐她的双乳舒不舒服的时候,她脸上那抹动人的嫣红。

  我和岚姐在她家楼下分手,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突然感觉这几天真是春风得意。有一个这么美丽温柔的尤物陪在我的身边,夫复何求。

  回到家,却发现那个男人竟然也在家。桌上还有几个简单的小菜。

  「来!儿子,坐。」他对着桌子招了招手。

  我突然有点不太习惯,三年前我就开始独自一人在家吃饭,这样的情景让我反而一愣。找了个椅子,在另一边坐了下来。

  「我和你妈可能快要复婚了!」他语气里,有一丝我都能听出来的欣喜。

  我却顿如晴空霹雳,本来以为因为岚姐而渐渐淡忘的母亲,在这一瞬间却清晰无比。我突然发现,对母亲我从来没有淡忘过,她只是被我藏到了心里,只是不知是因为尤物岚姐,还是我自己本能的逃避。

  字节:53105

  总字节:128383